• 霍爾果斯:新絲路上的新樣本

    城市+張五明|2015-01-06 14:08|霍爾果斯|140940

    圖片來源:CFP

    字體大小:Aa-Aa+

    沒人在意,這是霍爾果斯今冬的第幾場雪。雪花撒落在霍爾果斯經開區管委會門前的廣場上、空曠的柏油馬路上,讓這座西部邊城看起來有些蕭索。
     
    冬天是霍爾果斯生意的淡季——即便是中國和哈薩克斯坦兩國元首“欽點”的項目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也人車稀少。
     
    一眼望去,唯一的生機是園區重點在建項目之一霍爾果斯義烏國際商貿城,董事長金興中一面進行最后的驗收,一面親力將幾個側門前凍硬的雪堆鏟平。明年該項目即將開街,望著白茫茫的有些寂寥的園區,他既興奮又有些緊張。
     
    不過,白雪覆蓋的寧靜之下,霍爾果斯卻閃耀著躁動不安的夢想和興奮。這從霍爾果斯經開區行政大樓內的忙碌,便可見一斑:主管招商引資的管委會副主任武浩案前疊了厚厚一摞公文。他頭也不抬地匆忙批復著文件,不過還是不斷被來訪的投資商打斷思路。
     
    “設市以后工作千頭萬緒,整個班子都在天天加班。”武浩說。
     
    今年6月,經國務院批復,霍爾果斯正式設立縣級市,轄區面積達1900多平方公里,較之以前73平方公里的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面積瞬時擴張了幾十倍。
     
    設立這座中國最年輕的城市,是中國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下的重要布局。而事實上,霍爾果斯的命運從一開始便與國家戰略密切相關。每一次國家相關戰略的風吹草動,都可以讓這個城市燃起新的夢想;卻又有可能隨著國家戰略推進放緩而承受著失落和煎熬。
     
    這一次,隨著中國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的高調出臺,霍爾果斯的圖騰能成為現實嗎?
     
    官員高配
     
    現在的霍爾果斯,像一個即將面臨大陣仗的年輕人,意氣風發,躍躍欲試。
     
    9月26日,國務院正式批復設市3個月后,霍爾果斯市舉行掛牌儀式。新疆自治區主席努爾·白克力對其高度定位:“霍爾果斯是集公路、鐵路、管道、航空運輸“四位一體”的國際綜合交通樞紐,在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中具有不可替代的戰略地位……”
     
    兩個月后,霍爾果斯市迎來首任主政者:霍爾果斯經開區黨工委常務副書記、常務副主任、政法委書記王剛再添新銜,任霍爾果斯市市委書記;原伊犁州商務局黨組書記(副廳級)莫拉力•阿不都滿金調任這座年輕城市的最高行政長官,兼任經開區黨工委副書記。
     
    “現在只定下市委書記、市長,底下的整體班子還沒完全定,但總體原則是霍爾果斯開發區和霍爾果斯市應該是高度融合的管理模式,也就是一套班子兩套牌子。”武浩介紹說,“目前主要工作仍由經開區的班子來主持。”
     
    據了解,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作為自治區派駐機構,屬副廳級,開發區管委會黨工委書記由伊犁州黨委書記黃三平高配兼任。而霍爾果斯作為縣級市,未來與開發區融合管理后將出現行政倒掛的局面,兩位副廳級開發區領導就任霍爾果斯市一、二把手亦屬高配。
     
    “從人事安排上就可以看出,霍爾果斯與一般縣級市地位不一樣。”當地官員私下里表示。
     
    總理垂注
    12月14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亞歐行第一站首訪哈薩克斯坦,舉行中哈總理第二次定期會晤,發布22項涉及經貿、能源、投資、司法、科技、文化等領域合作的聯合公報。其中特別提到,“進一步支持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發展,促進經貿往來和經濟社會發展。”
     
    事實上,這不是霍爾果斯第一次被國家領導人垂注。相反,在中國高級領導人對中亞的頻繁訪問中,毗鄰哈薩克斯坦的霍爾果斯,血液被一次又一次點燃、沸騰。
     
    2001年,上海合作組織成立后,中國與中亞地區交往日趨頻繁,霍爾果斯隨之開始浮現在公眾視野中。
     
    2003年6月,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出訪哈薩克斯坦時,哈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提出,在霍爾果斯邊境區建立自由貿易區。一年后,新疆與阿拉木圖簽訂《關于建立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的框架協議》。2004年,中哈兩國政府簽署同名協議,同年,胡錦濤提出與中亞國家共建“新絲綢之路”。
     
    2005年上合組織阿斯塔納峰會期間,胡錦濤與納扎爾巴耶夫共同決定啟動合作中心建設。至此,霍爾果斯高調亮相中國政經版圖,成為當時中國西部最炙手可熱的區域之一。
     
    2006年3月,中哈邊境合作中心啟動建設后半年,國務院發文明確合作中心區劃、功能定位以及包括基建、稅收、金融、監管等多項優惠政策。
     
    2010年5月,中央第一次新疆工作座談會決定成立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一年后,國務院下發國發〔2011〕33號文件,文件明確對霍特殊扶持政策。
     
    2011年國務院出臺《關于支持喀什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的若干意見》,對霍爾果斯經開區定位為:一是作為中國向西開放的重要窗口,“推動形成‘路上開放’與‘海上開放’并重的對外開放格局”;二是作為新疆跨越式發展新的增長點,通過特殊經濟政策,“吸引國內外資金、技術、人才,高起點承接產業轉移,促進產業集聚發展。”
     
    2012年5月,新疆自治區政府授予霍爾果斯經開區行使自治區級管理權,“舉全州之力推動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建設”。
     
    到2013年國家發改委印發的《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總體發展規劃(2011-2020年)》中,定位又進一步細化為“四港一谷”,即:“國際金融港、國際物流港、國際信息港、國際航空港和國際旅游谷”。
     
    無論是“開放窗口”、“增長點”還是“四港一谷”,從中央的定位來看,年輕的霍爾果斯,未來都將是一個國際化城市。
     
    控遏交通能源走廊
     
    國家領導人之所以著重提到霍爾果斯,與其戰略地位密切相關。
     
    首先,霍爾果斯控遏著中國能源走廊的咽喉。
     
    中亞最大石油生產國哈薩克斯坦,是中國十大原油進口國之一。根據海關總署數據,2013年,其向中國出口原油近1200萬噸,雖位列第8,卻是繼俄羅斯之后唯一一個陸運通道。中國在哈薩克斯坦的190多億美元投資,也主要集中于石油能源領域。
     
    更重要的是,中亞三國輸往中國的三條天然氣管道,均經霍爾果斯進入中國內地。據悉,2015年C線管道啟用后,中亞對中國的天然氣年輸送量可達600億立方米。而2013年,中國天然氣使用總量為1680億立方米——換言之,中國天然氣用量的三分之一經過霍爾果斯進入內地。
     
    其次,霍爾果斯控遏著亞歐大陸橋這一戰略運輸通道。
     
    2011年,全線貫通的“精(河)伊(犁)霍(爾果斯)鐵路”與哈薩克斯坦連通,繼而可以經哈薩克斯坦與伊朗等西亞地區鐵路接軌,從而成為中國通往歐亞大陸的第二條鐵路動脈。
     
    英國歷史地理學家麥金德曾將中亞草原視為歐亞大陸的“歷史地理樞紐”。他認為,誰控制了這一地區,誰就能控制歐亞大陸。因此,這一通道的打通,對于中國的戰略價值不言而喻。
     
    2013年,連云港至霍爾果斯高速公路與橫貫哈薩克斯坦連接歐洲的高速公路網連接,霍爾果斯再次成為歐亞公路動脈的焦點。
     
    據武浩介紹,2015年,距霍爾果斯90公里的伊寧機場將擴建為口岸國際機場。“霍爾果斯將成為中國向西開放進程中的國際綜合性交通大樞紐!”
     
    在能源、交通兩大戰略走廊中的戰略地位,決定了霍爾果斯從誕生之初,便意義非凡。
     
    “霍爾果斯距離哈薩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圖不到400公里,比到烏魯木齊還近,作為國家一類口岸,在與中亞國家交往中有著天然的便利。”武浩介紹。2013年,霍爾果斯外貿進出口總值達162.3億美元,其中中亞國家占比接近95%。
     
    不過,在包括武浩在內的更多人看來,霍爾果斯的“野心”不僅局限在中亞。
     
    在2013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構想后,有觀點認為,該經濟帶貫穿中國西北五省、經中亞五國至西亞最后聯結到歐洲,涵蓋40多個國家、30億人口,將成為歐亞大陸的新經濟走廊。而霍爾果斯正處在這個新經濟走廊的關鍵節點。
     
    “歐洲、西亞、中亞的商品和資金將越來越多通過這些通道進入中國,而中國也將通過這些通道為‘走出去’戰略找到更廣闊的空間。”曾為霍爾果斯做物流整體規劃的北京交通大學教授紀壽文表示,“霍爾果斯是中國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下的重要節點城市。”
     
    一盤大棋局下,霍爾果斯像一顆勇往直前的卒子,似乎成為了“將軍”那一刻幸運的關鍵一子。不過,這也決定了霍爾果斯隨政治局勢起伏不定的命運。
     
    中亞局勢“晴雨表”
     
    對于許多帶著創業激情來到霍爾果斯的官員和投資商來說,面對“千頭萬緒”的工作,支撐他們的最大動力,可能就是對這座城市未來美好的想象了。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霍爾果斯的“淘金者”們對此感觸最深。
     
    2001年,河南人于成忠成為霍爾果斯淘金大軍的一員。“當時霍爾果斯炒得很熱,大家都說跟中亞的生意好做,我就跑過來了。” 于成忠說。
     
    在此后的7年中,他以個體戶的名義將中國的蘋果、獼猴桃、西紅柿通過中間商賣往阿拉木圖。2009年,他成立了國際貿易公司,目前年貿易額超過7000萬美金。
     
    不過,于成忠只是淘金霍爾果斯人群中的幸運兒,還有許多人像這座小城一樣,經歷著從希望到失望的跌宕起伏。
     
    “2005年,霍爾果斯經開區領導找到我做整體發展戰略規劃,當時我的方案里就提出霍爾果斯要申請設市,規劃面積599平方公里。”原人民日報社文化事業中心常務副主任、長期從事產業規劃的文豐表示。時值中哈合作中心剛剛敲定,“那時的霍爾果斯像現在一樣,人們躍躍越試,暢想未來。”
     
    不過,如同所有的邊境城市,霍爾果斯的未來從來不由自己決定。
     
    本世紀第一個十年中期開始,“顏色革命”橫掃東歐、中亞這些前社會主義國家,國家局勢風云變幻,政權更迭。此外,這期間還歷經國際金融危機,許多國家外交、經貿戰略搖擺不定,中國當時的“新絲綢之路”戰略隨之推進放緩、乃至偃旗息鼓。
     
    靠進出口生意招納人氣的霍爾果斯,在經歷外部局勢動蕩后,對外貿易也隨之沉浮不定。
     
    “在最艱難的那段時間里,霍爾果斯向中央要政策,包括增加對霍爾果斯的紡織品配額,甚至提出過開賭禁!”文豐回憶道,“反正想方設法來拉動投資。”
     
    霍爾果斯許多“大膽”的政策申請最終也沒有得到批復,圍繞這座邊城實現跨越式發展的美麗想象,也變成了“按部就班”。
     
    也因此,盡管霍爾果斯身負“國家使命”,擁有數不清的優惠政策,卻也只是一個在廣袤的1900平方公里土地上點綴著8萬余人的寧靜的邊城。
     
    2013年,霍爾果斯經開區公共預算收入只有2億元,固定資產投資23億元,而這已經是2010年的3.8和6.9倍了。歷經兩屆中央政府的眷顧,今天的霍爾果斯看起來依然是一張尚未作畫的白紙。
     
    “霍爾果斯的興衰就是歐亞局勢的‘晴雨表’,你沒見過哪個內地城市像霍爾果斯一樣,隨便拉個人都能對國際形勢侃侃而談。”于成忠表示。
     
    在武浩看來,影響霍爾果斯的外部因素非常復雜,“有時候不是人為甚至一兩個國家能控制得了,整個地緣經濟、地緣政策的一舉一動都會深刻影響到這里。”
     
    新圖騰:西部深圳
     
    2010年以后,隨著中亞局勢趨穩,蟄伏多年的霍爾果斯逐漸恢復生機。
     
    義烏商人金興中作為霍爾果斯的第二批“淘金者”,拉著當地一批商戶跑到數千公里之外來創業。他認為,霍爾果斯將會成為一個全球性的旅購中心。“深圳設特區的時候只有幾千人,霍爾果斯為什么不能成為西部的深圳呢?”
     
    吸引金興中的,是中亞的市場潛力。中亞五國人口接近6500萬,加上俄羅斯,消費人口龐大。此外,歷史原因使得該區輕工業發展薄弱,中國輕工制造業生產的廉價產品在中亞十分暢銷。“那邊的消費習慣和中國不同,商品使用更新頻率很高,消費吞吐量大。”
     
    此外,在他看來,比起同為特區的喀什,雖然基礎條件超過霍爾果斯,但相對穩定的社會局勢和優惠的政策“讓霍爾果斯的爆發力更大。”
     
    “在我老家義烏,最開始90%做國內貿易,10%是國際貿易,慢慢世界了解義烏后,義烏成了全世界的義烏。霍爾果斯也是一樣,我們希望在這里復制另外一個義烏!”
     
    無論是深圳還是義烏,在金興中眼里,霍爾果斯如同中國向東開放30余年誕生的那些樣本城市,在中國新一輪向西開放歷程中一定會寫下屬于自己的一筆。
     
    而當地官員也相信,設市以后的霍爾果斯,有了充足的土地空間和更多的區域話語權,也將會有新的未來。
     
    “霍爾果斯首先是個國家一類口岸。”武浩表示,霍爾果斯要立足于通道,做好通道服務之后再逐漸建立產業經濟。“霍爾果斯特殊的歷史使命決定,要始終站在全國和全疆發展的大局來考慮。”
     
    “更現實的是,發展一些精準定位中亞市場的制造業,發揮出交通優勢和口岸優勢。”紀壽文認為。
     
    對于年輕的霍爾果斯市而言,萬事待舉,但在坐擁經濟開發區、口岸園區、邊境合作中心幾塊牌子后,最迫切的事是重新梳理擁有的所有優惠政策。
     
    “霍爾果斯從來不缺少政策,我們自己都數不過來,光梳理這些政策并提出落地措施,就要花很大力氣!”當地官員表示,這些政策給霍爾果斯帶來了“幸福的煩惱。”
     
    政策之后便是資金。今年以來,作為首項重點工作,霍爾果斯經開區共梳理出126項國家、自治區、自治州贈送的“大禮”,并專門成立對上落實政策、爭取資金領導小組,一方面繼續爭取在邊境合作中心運營、增補企業所得稅優惠目錄、社會事業發展及稅收優惠等方面的傾斜,另一方面制訂方案推動這些政策能夠得以落地。
     
    “沒有資金和項目,再多政策也沒用。”當地一位官員私下表示。 
    張五明
    鳳凰城市與旅游研究院研究員

    推薦閱讀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