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午餐”結束支付寶宣布信用卡還款收費  螞蟻金服單季依舊虧損

    機構投資宋希|2019-02-28 14:34|13383

    圖片來源:網絡

    字體大小:Aa-Aa+

    有微信支付取消所有免費額度在先,支付寶宣布仍保留2000元以下免費額度顯然經過深思熟慮
     
    《投資時報》研究員  宋希
     
    馬云曾說“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然而,當銀行真的被發生改變,昔日的改革者們卻似乎在前仆后繼的告訴世人,他們要回到從前!
     
    繼微信支付宣布信用卡還款收取手續費后,近日支付寶終于按耐不住。2月21日,支付寶發布公告,自3月26日起,通過支付寶給信用卡還款將收取服務費。
     
    據了解,支付寶未來仍提供每人每月2000元的免費額度,超出2000元的部分,則按照0.1%收取服務費。此外,如果用戶需要提升自己的免費額度,可通過支付寶會員積分進行兌換。
     
    這是一次頗堪玩味的角色轉換——一邊,銀行跨行轉賬紛紛宣布免費;而另一邊,互聯網大佬們卻“食言”了。
     
    為降成本開始收費
     
    支付寶并非始作俑者。
     
    早在2017年12月,微信支付首次宣布收費標準時也設置了5000元免費額度,超出部分收取0.1%的手續費。然而在2018年8月1日第二次調整時,相關免費額度已被取消,即每筆還款均收取0.1%的手續費。
     
    有了前車之鑒,對于支付寶此次的收費標準調整,不少用戶仍持懷疑態度,“會不會再次調整甚至取消免費額度?”
     
    微信方面在公示信用卡還款收費標準時曾表示,“因每一筆還款背后都會產生支付通道手續費,騰訊財付通一直在投入成本進行手續費補貼。近年來,隨著信用卡還款業務的快速發展,通道手續費成本也在迅猛增長。為了適當平衡成本和可持續發展,對業務規則進行調整。”
     
    支付寶對此的解釋也如出一轍。相關人士表示,信用卡還款業務對于支付機構來說存在一定成本,這部分成本之前是由支付機構承擔。隨著業務發展,支付寶綜合經營成本上升較快,調整信用卡還款收費標準是為了減輕部分成本壓力。
     
    這一說法并非空穴來風。2017年1月,央行發布通知規定,自當年4月17日起,支付機構應將客戶備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機構專用存款賬戶,第三方支付機構之前直連銀行的模式不復存在,需要接入網聯或銀聯,即“斷直連”。這意味著,對于第三方支付機構來說,就會減少備付金等沉淀資金的增值收益,并增加其金融通道成本。
     
    艾瑞咨詢報告顯示,2018年上半年,中國移動支付用戶規模約為8.9億,支付寶、微信支付、銀聯云閃付用戶數合計占比超過95%。同時,支付寶的全球用戶數合計10億。
     
    在此背景下,面對通道價格的上浮,10億量級用戶的市場補貼巨額支出,無論是考慮到即有滲透率的穩定性還是對于盈利的追求,支付寶似乎已沒有了繼續免費的理由。
     
    當然,這種先通過補貼占據市場壓制對手,再通過收費逐步賺錢的路數也存在挑戰。有業內人士認為,盡管支付寶和微信的市場占比較大,但并非不可取代。目前,銀聯云閃付和京東支付等一些第三方支付機構仍能免費提供信用卡還款服務,許多銀行使用拉卡拉還信用卡也免收手續費。此外,招行、建行等銀行通過網銀或手機銀行操作也可實現免費跨行還款。
     
    螞蟻金服單季仍虧損
     
    事實上,支付寶選擇在這一時點改變“免費”模式有其通盤考慮。首先,作為率先嘗試者,微信支付在實行收費策略后并沒有受到太大不利影響。作為對標平臺,支付寶自然有了“馬規馬隨”的自信。同時,支付寶已經對提現業務進行了收費,而這也確未對其市場份額產生多大影響。
     
    支付寶一直都是螞蟻金融服務集團(下稱螞蟻金服)的招牌。但在2018年6月螞蟻金服完成140億美元融資時,相關數據顯示,其金融服務收入預計將從11%下降至6%,支付收入將從2017年的約54%下降至28%。另有機構預測,五年內,技術服務將占螞蟻金融收入的65%。
     
    外界對螞蟻金服的上市進展頗為關注。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螞蟻金服在2019年年底都不一定能夠上市,甚至需要幾年才會上市。
     
    在各類互聯網公司爭相赴美或者赴港上市后,螞蟻金服雖然融資消息不斷,但IPO一事卻遲遲不見聲響。
     
    對此,有專家分析稱,一是來自同業競爭。國內并不只有螞蟻金服一家有第三方支付平臺,其還需要面對來自騰訊系的沖擊;二是監管。因為移動支付還有不成熟的地方,如果太早脫離監管,一些漏洞和弊端不能被及時發現,便可能造成虧損。
     
    在業績方面,曾經作為互聯網金融界的“異類”,早早便實現盈利的螞蟻金服近年來的表現卻不甚樂觀。
     
    2018年11月2日,阿里巴巴集團公布2019財年第二季度財報(2018年7月1日—2018年9月30日)顯示,該財季螞蟻金服國內年度活躍用戶超過7億,其中70%的用戶使用3項及以上螞蟻金服的服務。2018年前10個月,螞蟻金服的用戶數增長了34.5%,而這一方面來自阿里巴巴經濟體的協同效應,另一方面螞蟻金服在技術、場景和服務方面的布局也帶來了用戶的高速增長。
     
    然而,大手筆的戰略投入也拖累了螞蟻金服的利潤。阿里巴巴財報同步顯示,該季度螞蟻金服應當支付給阿里巴巴集團的特許服務費和軟件技術服務費為9.09億元人民幣(約合1.32億美元),按照比例,螞蟻金服虧損24.25億元人民幣(約合3.52億美元)。對此,阿里巴巴稱,虧損主要是用于維持螞蟻金服本季度在用戶獲取、產品創新和國際化擴展方面的投資。
     
    此外,在阿里巴巴之前所公布的2018財年第四季度(2018年1月1日—3月31日)以及全年財報數據顯示,螞蟻金服當季度虧損近7.2億元(1.14億美元)。不過,其2018財年利潤仍同比增長了65%。
     
    對于這一現象,當時市場有一種說法認為,這是螞蟻金服在IPO前主動選擇的戰略性虧損,但該說法并未得到官方證實。
     
    宋希
    《投資時報》研究員

    推薦閱讀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