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貴州銀行擬赴港上市  二股東茅臺集團兩面壓注金控布局乍現

    機構投資金麗|2019-02-27 13:25|10525

    圖片來源:網絡

    字體大小:Aa-Aa+

    貴州銀行在資產規模和凈利潤上與同一屬地且同樣由茅臺參股的貴陽銀行有不小差距,資產質量和中間業務收入也不樂觀
     
    《投資時報》研究員 金麗
     
    “你媽喊你兩路口吃飯,你跑兩路做啥子!”就像重慶迷之般地名往往讓造訪者傻傻分不清,貴州銀行和貴陽銀行(601997.SH)也讓很多人犯暈,甚至不少人在網絡上詢問二者是否就是一家。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二者最大的共性是總行都設在貴陽,但以資產規模、盈利狀況考量卻完全不同。
     
    如果僅從字眼上判定貴州銀行代表貴州,進而想當然認為其資產規模更大、盈利能力更強,就犯了經驗主義錯誤。事實上貴陽銀行不僅資產規模大于貴州銀行,凈利潤也高于后者,且貴陽銀行已在A股實現上市,截至2月26日收盤,其總市值合計291.23億元。至于貴州銀行,則尚未登陸資本市場。
     
    不過,這一局面或很快改變。近期,市場上已傳出貴州銀行將向H股進發的消息,只是截至目前該行尚未正式公布相關信息。值得注意的是,該行于2月22日發布了《貴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法人股東股份登記工作公告》,有分析人士指出,此舉應是該行為IPO做的鋪墊之一。
     
    此外,貴州銀行董事長李志明在2018年工作會議上曾表示,“早日達到上市標準,各方面工作都要對照上市銀行標準來推進,擇機登陸資本市場”。而在貴州銀行隨后發布的五年發展目標中,“盡快登陸資本市場”正是該行所提五大目標之一。
     
    貴州銀行的上市傳聞將其股東之一茅臺集團再次拉到聚光燈下,這家中國龍頭酒企的金控雄心也進一步明朗化。
     
    資產質量堪憂 
     
    自去年以來地方銀行赴A股IPO者不在少數,且貴陽銀行也已成功達陣,份屬一地的貴州銀行為何還要繞道H股?
     
    有市場分析人士認為,這或與該行高管變動有關。
     
    去年,貴州銀行高層發生重大變動。在該行首任董事長兼行長肖瑞彥于2017年5月辭職后,李志明于2018年1月被正式推薦為貴州銀行董事、董事長人選;同年2月2日,貴州省政府辦公廳公布消息稱,同意推薦許安為貴州銀行董事兼行長人選、推薦肖慈發為監事長人選、推薦胡良品為副行長人選。
     
    根據《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規定,“發行人最近三年內主營業務和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沒有發生重大變化,實際控制人沒有發生變更”。不過近年來這條規定已然有所松勁,即并非剛性要求三年內高管人員不能發生變動,而是變動對公司造成實質影響時才照此規定實行。
     
    另據了解,新上任領導班子對貴州銀行的發展戰略也作出了相應調整。貴州銀行在2017年初的發展目標為“業務規模快速增長”,而在李志明主持的2018年工作會議中,則修改為“業務規模穩健增長”,并將“登陸資本市場”作為主要任務之一。
     
    和A股相比,顯然H股上市實現可能性更大且更快速。“能先實現在一個市場上市,對貴州銀行而言面子也會好看些。”有市場人士稱。
     
    從經營業績上看,貴州銀行與貴陽銀行還有不小的差距。
     
    貴州銀行網站信息顯示,截至2018年年末,貴州銀行資產總額為3412億元,較年初增長19%,凈利潤為29億元。而貴陽銀行發布的2018業績快報顯示,貴陽銀行未經審計的資產總額為5033.66億元,去年實現凈利潤51.39億元,兩項指標較前者高出47.5%及77.2%。
     
    其實,二者的資產質量都有所下滑。貴陽銀行2018年不良率同比上升0.01個百分點至1.35%。貴州銀行2018年不良率數據尚未披露,但根據2017年報,該行3年以上逾期貸款同比大幅增加71.89%,資產減值損失也增加了17%。分析人士認為,逾期3年以上貸款收回不易,2018年資產減值損失很可能會繼續增加。
     
    此外,貴州銀行的中間業務收入亦不樂觀。2018年上半年,該行宣布退出網貸存管業務。根據可查資料,該行2017年8月份還在開拓新的網貸存管客戶,減少的存管業務或將影響其2018年的存托管收入。
     
    據網貸之家2018年初研究數據,貴州銀行至少為29家網貸平臺提供了存管業務,但對平臺篩選時相對粗糙,門檻不高,上線的平臺實力整體偏弱。其中由貴州銀行提供資金存管的P2P平臺大圣理財、妥妥當已分別于2017年9月、2017年12月“暴雷”。 
     
    酒企的金控雄心
     
    頗堪玩味的是,貴州茅臺(600519.SH)的母公司茅臺集團目前是貴州銀行的第二大股東,而茅臺集團同時亦參股了貴陽銀行。
     
    參股銀行在酒類企業中并不罕見,如瀘州市商業銀行的第一大股東為瀘州老窖(000568.SZ),藥都農商行第一大股東則是古井貢酒(000596.SZ)的控股股東古井集團。
     
    分析人士稱,不少酒企基于充足的現金流一直有意想打造屬于自己的“金融帝國”,并在幾年前就開始布局金控板塊。
     
    以瀘州老窖集團為例,其自去年展開布局,目前旗下已擁有華西證券(002926.SZ)、瀘州市商業銀行、瀘州龍馬興達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等三家金融機構及中國白酒產品交易中心,業務范圍涵蓋了證券交易、經紀、投資、銀行業務、小額貸款發放、名酒收藏和交易等。
     
    五糧液(000858.SZ)則于2017年提出了組建五糧液金控集團的理念,并聲稱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加快在金融領域的布局,將金融的傳統業務和創新業務充分發揮好、集成好,為五糧液主業提供一個堅強的金融支撐,在十三五期間再造一個“金融五糧液”。
     
    布局最深最廣的還屬茅臺集團。其在2018年5月15日召開金融管理委員會2018年度第一次會議時,即強調集團要像抓酒一樣抓好金融板塊,實現“實體+金融”雙輪驅動,更好地推動茅臺發展。據粗略統計,除了貴州銀行和貴陽銀行,茅臺集團還入股了南方證券、華貴人壽、華泰保險、貴州泰和保險經紀、茅臺建信投資基金、貴州貴銀金融租賃等金融企業。
     
    隨著監管趨嚴,產業資本的金控之路受到抑制,目前各產業資本的金融板塊正處于低調潛行的狀態,盡力使自身變得合規。
     
    今年開春,中國銀保監會首張罰單就開給了茅臺集團控股的華貴人壽。罰單顯示,華貴人壽存在給予投保人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其他利益、未按照規定使用經備案的保險條款和保險費率、編制虛假財務資料三項違規。
     
    其中一項違規和茅臺直接相關。2017年7—8月,華貴人壽在銀保業務經營過程中,制定并執行營銷方案,向投保人贈送價值合計105.76萬元的飛天茅臺白酒,涉及保費11199萬元。
    金麗
    《投資時報》研究員

    推薦閱讀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