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中華區高凈值家庭超200萬 千萬戶新中產投資理財只為避免M型社會

    機構投資湯巾|2019-02-12 16:07|25630

    字體大小:Aa-Aa+

     盡管2017年中國每周即出現2位億萬富翁,但2018年從財富榜跌落已不是小概率。同時,焦慮中的中產階層在理財產品的選擇上愈發穩健乃至保守

    《投資時報》研究員 湯巾

    “不買股、不買基、不買幣、不買P2P,2018年躺著不動就是贏家。”一個在朋友圈廣為流傳的段子,此刻聽來更像是馬后炮式的自我嘲諷。

    假如口紅銷量飆升,假如圖書館里擠滿了人,只要對90年前上述兩個現象有所了解,就該明白那是“美國大蕭條時期”著名的反向案例。所以,當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過去一年里熱衷于轉發錦鯉、祈求好運,那也并不代表他們是楊超越或奚夢瑤的忠誠粉絲。

    利伯曼關于“英國社會是通過將中產階級不斷貧困化來提高國家整體素質”的論斷,恐怕對于部分財富更高階人士不具備太多觸動力。但是,財富增值OR財富崩潰?這仍然會成為后者在2019年最關切的所在。降低心理預期,力圖避免黑天鵝事件已成為一種普遍性選擇,而曾經與財富增長相匹配不斷躍升的消費沖動是否也要克制一下?嗯,這是個好問題!

    正是在這種背景下,近日,《投資時報》系統梳理了來自瑞銀、普華永道、瑞士信貸、萊坊、渣打集團、小牛資本、零壹財經、胡潤研究院、仁和智本財富、匯加移民、福布斯、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國際公益學院、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中國國際奢華旅游博覽會(ILTM China)、攜程、HHtravel鴻鵠逸游等十余家第三方咨詢機構及財富管理平臺調研報告及相關資訊,最終研究整理出《2019中國新貴階層投資報告》。

    來,看看這個甚是光鮮又充滿焦慮的世界。

    高凈值家庭增速放緩

    中國人到底多有錢?胡潤研究院發布的《2018胡潤財富報告》揭開了冰山一角。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大中華區擁有600萬資產的“富裕家庭”總財富達133萬億元。其中,中國大陸占八成。且擁有600萬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已經達到488萬,比上年增加28萬,增長率為6.1%;至于擁有600萬可投資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達到172萬。同時,擁有千萬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達到201萬,比上年增加15萬,增長率達8.1%,其中擁有千萬可投資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達到103萬。

    值得注意的是,大中華區千萬資產高凈值家庭增速較上一年放緩0.5個百分點,且為四年來最低漲幅。這,或者是某種信號。

    從地域分布來看,北京依然是擁有最多600萬資產富裕家庭的地區,比上年增加6.1萬,達到69.6萬,增幅9.6%,其中擁有600萬可投資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有24.4萬;廣東排名第二,600萬資產富裕家庭比上年增加4.2萬,達到67萬,增幅6.7%,其中擁有600萬可投資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有23.6萬;上海排名第三,600萬資產富裕家庭比上年增加4.4萬,達到59.4萬,增幅8%,其中擁有600萬可投資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有21萬;香港排名第四,600萬資產富裕家庭比上年增加1.8萬,達到54.6萬,增幅3.4%,其中擁有600萬可投資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有19.2萬;浙江排名第五,600萬資產富裕家庭比上年增加3.7萬,達到50.9萬,增幅7.8%,其中擁有600萬可投資資產的富裕家庭數量有17.9萬。

    如果再將資產規模提升至千萬級,研究結果顯示,北京還是擁有最多千萬資產高凈值家庭的地區,比上年增加3.1萬,達到29.4萬,增幅11.8%,其中擁有千萬可投資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有15.2萬;廣東排名第二,千萬資產高凈值家庭比上年增加2.3萬,達到29.1萬,增幅8.6%,其中擁有千萬可投資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有14.8萬;上海排名第三,千萬資產高凈值家庭比上年增加2.4萬,達到25.4萬,增幅10.4%,其中擁有千萬可投資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有13萬;香港排名第四,千萬資產高凈值家庭比上年增加9000人,達到22.3萬,增幅4.2%,其中擁有千萬可投資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有11.4萬;浙江排名第五,千萬資產高凈值家庭比上年增加2萬,達到19.6萬,增幅11.4%,其中擁有千萬可投資資產的高凈值家庭數量有10萬。

    同時,《投資時報》研究員梳理各方統計結果發現,中國富豪數量增長迅速,這無疑也增加了中國對于全球的吸引力。來自瑞銀和普華永道的“億萬富豪報告”顯示,全球億萬富豪人數于2017年達2158人,財富總額增長了19%,達到8.9萬億美元,創下有史以來最大增幅。盡管美洲和歐洲億萬富豪財富增長穩健,但中國億萬富豪遙遙領先,財富規模增長了39%,達到1.12萬億美元。數據顯示,中國于2017 年誕生了106 位新晉億萬富豪,平均每周新增兩位以上億萬富豪。

    萊坊推出的2018年《財富報告》則跟蹤了全球超級富豪人數的增長情況。該報告預計,2017年至2022年期間,中國內地的超級富豪人數增長最強勁,亞洲超級富豪增長人數或有近半數出自中國。

    都是好消息?也不盡然!比如彭博社近日公布的億萬富翁漲跌指數中,小米集團創始人雷軍以2018年增加86億美元而僅次于亞馬遜的杰夫·貝索斯位列全球第二,但小米股價從17港元/股招股價回落至10港元/股以下水平也是有目共睹。同時,王健林、馬云、馬化騰均位列2018全球財富縮小TOP10之列,在50個跌出當年彭博億萬富翁實時榜的人士中,有11人來自大中華區,而美國只有9人。

    千萬戶中國新中產崛起

    不必否認,中國日益壯大的中產階級,是推動社會發展的主力軍,也是未來新貴階層的儲備力量。其數量之龐大—一種未經證實的說法是已達4億人—已令西方國家對于全球資源再分配產生了高度警惕和憂慮。

    胡潤研究院將中產階層定義為:在除去家庭衣食住行等方面基本生活消費支出后,仍具備更高消費能力及投資能力的社會群體,中產家庭基本消費支出占家庭年均可支配收入低于50%。具體來說,設定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家庭年收入至少在30萬,其他城市在20萬以上。

    胡潤研究院攜手金原投資集團聯合發布的《2018中國新中產圈層白皮書》,揭示了中國中產階層和新中產圈層的規模、特點和需求。截至2018年8月,中國內地中產家庭數量已達3320萬戶。其中,北京是擁有最多中產家庭的城市;其次是上海。北京、廣東和上海這三個省市的中產家庭數量共占全國(除港澳臺)的50%。按區域來看,華東地區的中產家庭規模最大,占全國四成以上,達1489萬戶。

    相關研究顯示,中國內地中產家庭數量已達3320萬戶,其中新中產1000萬戶以上。

    新中產人群的基本面貌特征為:平均年齡35歲,擁有本科及以上良好教育,更偏愛金融投資、TMT(科技/ 媒體/ 通信)等熱門行業,已晉升為企業管理層或從事專業性自由職業。絕大多數已婚并育有子女,其中已婚人群中近1/5已經生育二胎。八成家庭中的子女進入學校教育階段,“子女教育”成為他們工作之外最關注的話題。他們已不再滿足“有房有車自由購物”的物質追求,而是更加注重精神生活品質,他們喜歡閱讀、運動健身和旅游,并要求自己秉持“修己慧人,不落人后”的向上精神。

    而新中產人群當前的焦慮主要聚焦在子女教育(45%)、投資理財(42%),其次分布在職業發展(27%)、健康/ 醫療(26%)、父母養老(17%)等。擁有良好教育背景的新中產人群,對于子女教育亦格外重視。過去一年,新中產家庭用于子女教育的平均支出為9萬元。

    另外,高達93%的新中產人群有對其子女未來出國留學等一系列規劃甚至已經著手準備。在未來子女留學年齡段上,超半數新中產人群希望孩子在大學階段出國留學,22%則選擇高中。

    在財富觀方面,新中產家庭追求“穩中有漲”,但對于理財已出現心有余而力不足跡象。

    這源于其對于“中產”身份的焦慮,他們擔心“不進則退”最終從該階層跌落,也即淪為大前研一所謂“M型社會”的犧牲品。不沉淪的方法似乎只有一個—通過不斷積累財富穩固既有的生活階層或進入更高的階層。目前,他們平均擁有108萬元的可投資金融資產,“如何理財”是他們生活的關注重點。

    調查顯示,新中產人群投資理財主要以“資產穩健增長”為目的(74%),其次是“資產保值”(23%)。在理財產品的配置上,他們選擇以傳統型理財產品為主,新型互聯網金融為輔。因受宏觀政策及市場環境的直接影響,他們未來在房地產和P2P網貸的增配意向減弱。

    受制于“風險控制能力不足”“沒有充足的時間去打理投資”“不知道該怎么投資,專業知識不足”三大難點,新中產人群借助專業理財服務機構的力量進行投資理財的意向非常強烈(85%),而在選擇理財平臺時,他們比較重視“公司綜合資源背景”“客戶口碑”及“品牌知名度”。

    湯巾
    《投資時報》研究員

    推薦閱讀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