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研發的錢都去哪兒了?均勝電子蛇吞象海外并購后遺癥漸顯

    上市公司王宏|2019-02-27 13:28|10371

    圖片來源:網絡

    字體大小:Aa-Aa+

    研發資本化比率越高,意味著凈利潤水平可能越“失真”。而均勝電子研發資本化比率已經達到47.85%
     
    《投資時報》記者  王宏
     
    冬天已經過去,春天還會遠嗎?對于正經歷車市寒冬的人,此刻連將這句俗套格言作為安慰的心思也不會泛起。事實上,需求萎靡帶來的市場增速下滑遠非“過去了”那樣簡單。
     
    Wind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2月25日,在已經發布2
    018年業績預告的22家上市整車企業之中,有17家企業業績出現下滑;在108家汽車零部件上市公司中,有42家業績出現下滑。注意,依據中汽協的最新數據,今年1月狹義乘用車的銷量甚至同比下降了17.7%。
     
    但也有例外者。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均勝電子(600699.SH)日前發布了2018年業績預告,預計其去年全年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利潤在12.5億元到14.5億元之間,同比增長約2.16倍—2.66倍。
     
    不過,業績逆勢猛增的背后,大部分得益于該公司在去年4月收購日本汽車安全系統制造商高田且財務并表所致。
     
    高田公司成立于1933年,是眾多日本、北美和歐洲知名汽車廠商的供應商。2015年高田營業收入為5569.98億日元(約合338.24億元),歸母凈利潤為111.44億日元(約合6.77億元),由于2016年其生產的安全氣囊在全球范圍內頻頻出現安全事故,最終由于巨額賠償導致破產。
     
    均勝電子最終聯合兩只基金以15.88億美元(約合106.79億元)的代價購買了高田除安全氣囊以外的資產,進而將其納入到子公司中。這也是中國企業首次并購日本汽車產業資產。但據日本媒體報道,并購方還就美國司法部的訴訟為高田支付了8.5億美元(約合57.16億元)的賠償基金。
     
    這并不是均勝電子的首次跨國并購。以汽車功能件生產為主的均勝電子,自2011年借殼上市以來發動了多起海外并購,先后通過收購包括汽車電子公司德國PREH、德國機器人公司IMA在內的多家海外公司,而將業務擴展到汽車安全系統、汽車動力管理系統等領域。
     
    除了高田外,均勝電子另外一筆重要的并購是在2016年以73億元代價拿下汽車安全系統全球供應商美國KSS以及智能車聯領域的德國TS。而在成功收購高田后,均勝電子將其業務與子公司KSS業務整合至新的汽車安全系統板塊,單獨成立均勝安全子公司。
     
    目前均勝電子主要分為三大業務,汽車安全系統,汽車電子系統和功能件及總成,2018年中報顯示,公司三大業務營業收入分別實現158.92億元、47.51億元和18.12億元。可以看出,均勝電子曾經的主營業務功能件及總成規模較小,而并購而來的業務規模較大。
     
    并購可以迅速地增色營收規模,但眾多海外資產如何整合才是關鍵,而均勝電子似乎有些“消化不良”。2018年均勝電子汽車安全系統業務毛利率大規模下滑——同比減少4.1個百分點至13.37%。
     
    均勝電子方面表示,收購后的整合是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不過該公司其他業務的毛利率也出現了下滑,其中功能件及總成毛利率同比較少3.56個百分點。至2018年三季報顯示,均勝電子毛利率為15.65%,較上年同期減少8.6個百分點。
     
    雖然聲稱收購的均為海外優質資產,但在賺錢能力上卻未體現這一特質。2018年三季末均勝電子實現扣非后的歸母凈利7.04億元;而凈利率僅為3.1%,較上年同期大幅減少46.82個百分點。
     
    值得注意的是,這還是在將部分研發費用資本化后的利潤水平。并購帶來的利潤率的改變還未見效,而均勝電子需要承擔研發開支則連年增加。2014年至2017年間,該公司研發開支分別為3.57億元、5.31億元、11.6億元和19.8億元。
     
    在會計處理上,研發開支可以作為費用處理,或者被當作無形資產資本化處理。其中前者將顯著影響上市公司的當期利潤,而后者由于則可在未來通過攤銷處理從而降低對當期利潤的影響。在A股上市公司中,實力較強的企業,例如格力、海信等往往都將研發開支全部計入當期費用。
     
    《投資時報》記者查閱均勝電子年報后了解到,2014年至2017年內,該公司研發資本化比例分別為5.05%、28.81%、39.47%和47.85%。可以看出,隨著其不斷并購,幾年來公司研發資本化比率也水漲船高。
     
    如果按照目前均勝電子47.85%的研發資本化水平,截至2018年三季末該公司研發費用支出為17.01億元,那么約合近8.13億元的研發開支被計入無形資產而未被當作費用處理,這個規模已經超過了其同期的扣非后歸母凈利。
     
    這也就意味著,如果研發支出全部計入費用,均勝電子扣非后的利潤水平將更加“難看”。值得注意的是,研發資本化比率越高,意味著凈利潤水平可能越“失真”。曾經突然爆出巨額虧損的樂視網(300104.SZ),其研發資本化比率一度接近60%。
     
    并購帶來的財務負擔同時也不斷吞噬著均勝電子的盈利。截至2018年三季末,該公司長短期借款總額為167.96億元,其中長期借款較2017年末增加近一倍,而公司僅財務費用支出就達到5.74億元。
     
    同時值得警惕的還有并購帶來的商譽減值風險。標點財經研究院聯合《投資時報》對A股上市公司商譽及在凈資產中的占比進行了統計分析和對比。截止2018年三季度末,有13家公司的商譽規模超過百億元;商譽占凈資產比超過八成的有32家,其中18家公司的商譽規模已超過凈資產規模。
     
    結果顯示,均勝電子的商譽在A股整體上市公司中表現突出。截止2018年三季末,其商譽總額為82.15億元,凈資產為172.34億元,商譽占凈資產比重達到47.67%。
     
    王宏
    《投資時報》記者

    推薦閱讀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