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龐大集團上市8年扣非凈利累虧超80億 賣資產救急或成最后一招

    上市公司薛楠|2019-02-27 13:27|10120

    圖片來源:網絡

    字體大小:Aa-Aa+

    作為中國首個上市汽車經銷商,龐大集團2018年預虧60億元至65億元,同比降幅達2929.92%—3165.75%
     
    《投資時報》記者  薛楠
     
    龐大集團(601258.SH)曾經很有錢。通過IPO、發債和定增,該公司從市場上先后拿到220.70億元現金。
     
    龐大集團如今很缺錢。先是承認大規模降薪,2月20日又以官宣方式公布原本應于當日兌付的“16龐大03”公司債回售本息將被迫延期支付。
     
    作為中國首家登陸A股的汽車經銷類企業,龐大集團并不吝嗇將自己送入上一財年的巨虧黑名單:2018年全年預虧60億—65億元,同比降幅達2929.92%—3165.75%,預計公司2018年度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為-71億元到-76億元。
     
    有對比方有真相。2017年該公司凈利為2.12億元,而去年僅前三季度業績已虧損2億元。即便取全年60億虧損低線,相較其上市七年累計9.7億元凈利潤也超出-618%。
     
    再換一種算法,如果累計統計其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則2011年至2017年,該公司合計虧損7.77億元。若加上2018年度的虧損額度,龐大集團自上市以來累計虧損大概率將超過80億元,這已相當于其從市場募資額的36%。
     
    不出意料,外部市場環境變化將是那個“背鍋俠”。龐大集團表示,由于銷售車輛數量減少公司全年經營收入大幅下降,但經營成本卻大幅上升。“2018年度公司實現25.44萬輛銷售,較上年同期減少22.73萬輛。同時公司急于將現有庫存變現,部分庫齡較長車輛折價銷售。2018年整車毛利為-28.90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51.13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該公司還預計計提減值準備15.19億元,具體細項分別是:金融業務應收款項壞賬準備9.76億元、商譽減值準備4.43億元、存貨跌價準備1億元。
     
    苦日子或剛剛開始。中汽協目前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1月全國乘用車銷售202.1萬輛,環比下降9.5%,同比下挫高達17.7%。特別是作為主力的轎車和SUV,當月分別環比下降4.1%和10.5%,同比下挫14.9%和18.9%。
     
    受A股綜合指數上周五上攻2800點刺激,2月25日,龐大集團上漲5.8%至1.46元/股,但仍較52周高點回落33.3%。至于對應的97.45億元市值,較8年來700億元的峰值,只剩下一成四。
     
    業績低迷與資本之困
     
    主營汽車銷售服務的龐大集團,曾是全球市值最高的汽車經銷商集團。
     
    2010年,龐大汽貿以538億元的營業額摘得中國汽車經銷商百強榜單狀元頭銜。即便是2017年,其仍以704億元營業收入位列中國汽車經營商集團百強榜中第四位,僅排名廣匯汽車(600297.SH)、中升控股(0881.HK)、利星行汽車之后。
     
    當然,截至2月22日,廣匯汽車與中升控股的市值分別為其5.57倍和4.31倍。別忘了,同樣受制于市場疲軟,兩家公司當前股價較52周高點已下滑了32.12%及34.51%。
     
    事實上,考慮到所經銷產品的高單價特質,百億級的營收并不代表企業經營狀況良好。就龐大集團而言,外界更多注意到的是其不斷下滑的業績、巨額債務以及日益緊張的現金流。
     
    來看看兩根曲線吧。據《投資時報》記者統計,2011年至2017年,該公司年度凈利潤分別為6.59億元、-8.26億元、2.15億元、1.32億元、2.28億元、3.68億元、1.94億元。即便舍去出現虧損的2012年,那么2017年的的凈利只相當于6年前約29.4%。
     
    而若統計2011年至2017年的扣非歸母凈利潤,則是另一番光景。前述七年數據分別為5.17億元、-9.53億元、-0.44億元、-2.73億元、-0.31億元、1.95億元、-2.09億元。即5年虧損2年盈利,累計虧損7.77億元。
     
    其實,早在2017年,該公司的麻煩已初露端倪。5月,因未如實披露權益變動情況、未按規定披露關聯交易、未披露自身涉嫌犯罪被司法機關調查等違規行為,龐大集團被證監會處以頂格行政處罰,公司及實控人、董事長龐慶華,董事副總經理武成、董事會秘書劉中英被警示,累計罰款195萬元。
     
    一旦下行趨勢確立,就很難在短時間力挽了。還是在這一年,盡管全年實現營業收入同比增長6.78%,但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降44.45%。2018年上半年,其實現營業收入271億元,同比下降17.66%;4.03億元利潤則同比減少10.28%,而扣非后凈利潤虧損超過6億元,同比下跌2784.64%。
     
    至當年三季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369.8億元,同比下滑27.25%,凈虧損2.3億元,凈利潤同比下滑170.7%。
     
    如果說汽車業屬于重資產行業,作為下游的汽車經銷業同樣如是,雖然龐大集團全國經銷網點數量在2012年達到1429家后已不斷下降,但多年超過80%的資產負債率仍不堪重負。有消息顯示,2017年多家銀行共從龐大抽貸60億元,而截至2018年10月底已經抽貸160億元,合計抽貸約220億元。
     
    一邊是汽車壓庫,一邊是現金流告急。除了股民,公司債持有者亦受到沖擊。《投資時報》記者查詢到,僅2019年龐大集團就有3只債券到期,債券余額共計19.39億元。分別是:16龐大01,票面利率8%,債券余額4.5億元,兌付日為2019年2月24日;16龐大02,票面利率8.3%,債券余額5.09億元,兌付日為2019年3月31日;16龐大03,票面利率8%,債券余額9.8億元,兌付日2019年11月8日。
     
    再高的票面利率此刻也難阻擋已成驚弓之鳥的持有者。而截至目前,公司回購資金及利息支付尚無確切安排。
     
    賣資產瘦身
     
    2011年4月,龐大集團登陸A股并募集約63億元資金。然而,對于從事汽車銷售服務又處于急速擴張中的該公司,這筆融資依舊杯水車薪。隨后幾年,經過多次定增、發債,累計直接融資198億元,而上市八年累計融資達220.70億元。
     
    與其他經銷商旗下4S店大多采取的租賃土地建店方式不同,龐大集團大手筆直接購買土地自建門店。據了解,龐大此前在銷售端所獲取的利潤,大部分均投入于重資產的購地建店行動中。然而,快速擴張并沒有帶來對應的效益,反復疊加的資產負債率不久就直面不斷減少的現金流。
     
    隨著過往兩年車市逐漸遇冷,原本已在削減門店數量的龐大集團,進一步開啟了賣資產模式。
     
    2017年,龐大集團以7.3億元和1.24億元轉讓旗下兩家公司的股權。2018年5月,龐大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及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洛陽奔馳與廣匯汽車簽署《收購協議》,擬轉讓公司及洛陽奔馳合計直接或間接持有的5家奔馳4S店100%股權,轉讓價格擬定為12.53億元。
     
    3個月之后,其又發布公告,擬轉讓旗下的北京雷薩、濟南奧迪、濟南大眾、濟南雙龍、濟南斯巴魯、石家莊廣順廣豐、沈陽廣豐、石家莊弘豐廣豐及青島公司合計9家子公司100%股權,轉讓價格擬定為10.93億元。
     
    不僅如此,龐大集團再次轉讓其持有的5家利星行4S店的45%的股權,合計交易金額3.2億元。
     
    《投資時報》記者了解到,僅2018年,該公司通過處置股權和處置資產的方式共涉及18個標的,預計合并收入18億元。而通過拋出旗下公司股權和4S店,龐大集團近年合計收入35億元。
     
    不過,扣在手中的門店現在日子也不好過。目前龐大集團代理的幾個汽車品牌,毛利率都呈現不同程度的下滑。例如:一汽大眾品牌2018年度毛利為-3.95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5.03億元;五菱品牌2018年度毛利為-1.94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4.35億元;奔馳品牌2018年度毛利為1.60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4.07億元;一汽豐田品牌2018年度毛利為-2.21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4.03億元;上海大眾品牌2018年度毛利為-2.55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2.96億元。售后及其他業務毛利31.10億元,較上年同期減少11.82億元。
     
    一位市場分析人士表示,龐大集團雖然體量龐大,卻沒有吸引人的商業模式。規模擴張卻換不來利潤增長,高度依賴巨額現金流和上游汽車廠家的分撥調配,這些都是它的問題。至于賣掉的5家奔馳4S店,卻為該公司旗下優質的資產。
     
    唯一的利好其實是成本支出的下降。而這還只是開始。2017年底該公司員工數為26359人,與2012年底相比,員工數減少13031人,降幅達33%。
     
    “未來幾年,我們要從700多家店瘦身到400家。出售部分閑置資產,或者一些效益不高的店關停。”龐慶華曾公開表示。
     
    在沒有戰略合作者大資金介入前提下,龐大集團能否通過瘦身、開源節流挺過難關,目前尚未可知。
     
    薛楠
    《投資時報》記者

    推薦閱讀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