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風集團扣非凈利銳挫6016.64%  股權悉數凍結馮鑫正“通盤考量”

    上市公司蘇慧|2018-09-19 13:39|12833

    圖片來源:網絡

    字體大小:Aa-Aa+

    2018年上半年,暴風集團從收入至利潤呈全線下挫趨勢,同比降幅堪稱史上最高。而這無疑對其孤注一擲的“All in TV”戰略提出最嚴峻挑戰
     
    《投資時報》記者  蘇慧
     
    半年扣非凈利潤同比下降6016.64%,長久身處風暴中的暴風集團(300431.SZ)已不憚令外界再度吃驚了。
     
    近期標點財經研究院攜手《投資時報》獨家推出《2018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扣非凈利潤降幅榜》,上述數據在納入統計的1372家上市公司中,高居第14位。
     
    非經常損益數據粉飾了業績?并非如此。2018年上半年,暴風集團從收入至利潤呈全線下挫趨勢,同比降幅堪稱史上最高—所謂的財技“粉底”其實派不上多大用處。最大的麻煩是,這對該公司目前孤注一擲的“All in TV”戰略提出了更嚴峻挑戰。
     
    暴風集團及其CEO馮鑫的日子早已不好過。
     
    日前,馮鑫個人所持暴風集團327.13萬股全部股權被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司法凍結,凍結結束日期遠在2021年6月25日。為了對外釋疑凍結原因,馮鑫有意無意間在一篇內部訪談文章中提及“暴風TV”2018年銷售額以及2019年至2021年的利潤預估數據等敏感信息。當然不存在“法不傳六耳”一說,暴風集團及其個人很快收到交易所的監管函。
     
    這是黎明前最黑暗一刻?尚難以做出判斷。但是作為暴風集團的絕對核心,馮鑫必須做出“全面”考量,“如果債務壓力過大,可能會對我作為上市公司實控人的地位發生變化。這個影響對暴風不致命,但的確存在,我們會盡可能的處理掉。”
     
    對于出現上述狀況的幾率有多大,暴風集團相關人士在接受《投資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對于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及核心管理人員的安排,我們會按照上市公司的管理流程處理和通告,目前沒有任何變化。”
     
    利潤大幅下挫
     
    拐點從暴風集團上市后不久就已出現,至今年上半年,數據的糟糕不過是將某種慣性推向階段性頂峰。
     
    2018年上半年,暴風集團實現營業收入7.92億元,同比減少4.21%;凈利潤虧損1.06億元,同比大幅下降775.22%;扣非后凈利潤虧損1.12億元,同比銳挫6016.64%。
     
    對于營收下降,暴風集團解釋稱因公司互聯網視頻廣告業務收入同比下降,影響了整體營業收入。但對于利潤的大幅下挫,該公司并未做出解釋。
     
    《投資時報》記者注意到,今年上半年暴風集團銷售商品(暴風電視硬件收入)實現收入6.42億元,廣告業務實現8608.08萬元營收。與銷售商品相比,廣告業務收入僅占前者的一成半,且同比降幅較大,達到56.85%,這表明其傳統的視頻廣告業務正呈現急遽萎縮態勢。
     
    而占營收大頭的銷售商品一直以來卻是增收不增利。


     
    Wind數據顯示,2016年至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該部分業務獲得營業收入分別實現9.17億元、12.83億元及6.42億元。占總營收的比例也持續高企,從2016年的56%增至2017年的67%,至2018年上半年,這一比例已高達88%。其毛利則持續走低,同期分別實現-1.4億元、-0.92億元及-0.98億元。
     
    整體來看,歸屬于上市公司凈利潤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也分別實現5281萬元、5305萬元及-1.06億元,利潤總額逐漸下滑,至2018年上半年首現負值。
     
    市場與盈利的兩難選擇
     
    事實上,這是暴風集團近年來不斷收縮業務條線的必然結果,也是不得不為的趨勢使然。從2015年的DT大娛樂戰略(通過大數據關聯暴風的視頻、音樂、游戲等各項業務),到2016年的N421戰略(依托PC、手機、VR、TV 4塊屏幕,打造影業、體育2塊核心的內容再生平臺,以DT這1項核心技術打通平臺與服務),再到2017年的AI+戰略(核心業務聚焦TV和VR這兩塊新視頻入口),直至今年的“All in TV”,暴風集團業務條線不斷調整不斷收縮,不過最終結果卻是“一茬不如一茬”。
     
    據馮鑫原先判斷,100萬臺銷量是互聯網電視的入場券,600萬臺則是主導市場分籌碼的階段,但2017年暴風TV的銷量只有84萬臺,尚不及入場券的門檻線,更大幅低于此前公司內部預計的200萬臺銷量目標。
     
    此外,不管是馮鑫還是暴風集團其他高管,自暴風TV成立開始就不斷釋放盈利預期,并將具體時間點定在2019年。但數據顯示,暴風TV的虧損額已逐漸加大。其對外解釋稱,主要是因進一步搶占互聯網電視市場份額,加大營銷推廣力度,使得成本費用增加導致。
     
    要市場份額還是要盈利?“馮京”和“馬涼”天壤有別。
     
    堅持恐怕是現在唯一提振各方心氣的方法。暴風集團方面向《投資時報》記者表示,互聯網電視的業務邏輯注定了其盈利模式的基礎是用戶量要達到一定量級。暴風TV打造的是通過硬件產品獲客,通過互聯網運營獲取廣告收入+用戶付費的盈利模式。初步結果顯示,暴風TV的用戶人均時長和語音使用率大幅提高,其中人均在線時長7小時,AI電視的語音使用率接近100%,ARPU值大幅提升。未來,暴風TV會加大在會員收入,大屏廣告收入方面的投入,帶來更大的業績增長。
     
    償債壓力集中在暴風統帥
     
    對于暴風上市三年來最大的失誤,集團目前面臨的困境,個人債務情況及資金壓力等,在此前被交易所下發監管函的內部訪談文章中,馮鑫均做了深入思考。尤其在對自身的反思上,他辯稱由于股權質押和融資擔保可能轉變成的債務壓力,將全都落在他個人身上,“上市公司從財務上來看,債務壓力很小。”
     
    但《投資時報》記者查閱該公司財務數據注意到,暴風集團流動負債、資產負債率等指標依然高企。
     
    截至2017年末,該公司流動負債達18.76億元,而流動資產僅為18.28億元,流動資產已無法覆蓋流動負債。而至2018年上半年,其流動負債進一步增至21.78萬元,同比增長44.43%,而流動資產卻降至17.26億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其資產負債率達到歷史高位71.63%。
     
    與此同時,暴風集團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凈增加額為-1.46億元,同比下降159.43%。截至2018年6月30日期末現金余額為0.27億元,呈歷史低位。
     
    暴風集團稱,目前公司的主要償債壓力集中在暴風統帥,其正在努力增加互聯網電視的運營能力,并增加增值服務。除此以外,公司也會根據業務發展的實際需要,采取多種形式的融資渠道解決業務發展的資金需求,包括上市公司的非公開發行,發行公司債,以及子公司的股權融資等。
     
    消息已經有所釋放。7月18日,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擬為旗下控制子公司暴風統帥科技有限公司引入5億元人民幣現金的戰略投資。
     
    對于投資方,坊間傳聞已有明確對象,還可能不止一方。針對此內容,《投資時報》記者向暴風集團求證,并未得到明確答復。不過公告顯示,正式協議會在60個工作日內簽訂。最遲十一黃金周過后,一切將有揭曉。
     
    截至9月17日收盤,該公司11.49元/股表現對應不足38億元總市值。307.56元/股(復權)高位,405億元總市值風光,那似乎亦是史前時代的故事了。
     
    蘇慧
    《投資時報》記者

    推薦閱讀

    河南22选5尾数走势图